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永利城8188
中国家庭中的“暗伤” ——读《女儿的秘境》有感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李凤群  2021年05月01日00:17
关键词:中国家庭

考虑到可能有人没有看过这部作品,有必要来理一理这个小说的基本故事。

小说甫一开始,母女之间的冲撞就非常厉害。被领养的母亲李玉芳,从小缺少安全与爱的家庭的背景中长大,对女儿陈琤有过高的期待,遇到女儿青春期的情感萌动,学业的压力,乃至心理医生的介入,诊断女儿为“妄想症”之后,冲突就尖锐地展示出来。这个叙述节奏,非常考验作家的叙述能力。小说第二章节,母女之间的冲撞愈发激烈。女儿为了心仪的男同学,不仅去了母亲不愿意她去的高中,也去了以为男孩会去的大学,导致父亲惨死,之后,陈琤更有机会得到一个优秀男子的爱,在母亲轻而易举的干扰下,她投降了,母亲和女儿几经搏杀,两人都伤痕累累,不堪重负,小说的高潮部分在于陈琤竟然和父亲的外遇对象胡可情投意合,非常聊得来。对方是一位心理医生,她带领陈琤认识自我,认识自己与母亲之间的纠葛,寻求解脱之道。但是,这对母亲又是一次重量级的击打。胡可带她觉醒,陈琤公然挑衅母亲,搬去了胡可同居,母亲生病之后,去了大理,她此去是想了此一生,但是,她竟然遇到了女儿少年时的倾慕对象,也仿佛是导致这一系列家族悲剧的元凶张博涛,此时的张博涛已经小有成就,母亲甚至想撮合女儿和张博涛,最后,有一条有隐喻的围巾出现,如果女儿接纳张博涛就系上相同的白色围巾。经历了十几年的相爱相杀,她竟然能毫无障碍地接纳了女儿从小暗恋的对方,甚至把一场灰头土脸的暗恋引导向了治愈的秘境,那么,陈琤愿意接受母亲的的安排吗?小说没有给出答案,但是无论陈琤怎么选择,可以说,这种共生共痛的关系将终身伴随。

读完这部小说,引发了我强烈的情感共鸣。我觉得小说有四个方面值得探讨和学习。

首先是撕破爱的外衣。

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引发我的思考。一个是“济南女大学生留下遗书自杀:因对父亲的恐惧,选择离开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是“广州留美学子意外离世,爸爸老得:“父母所有表达都不会错”。老得是广州育儿圉有名的网红,他的原名叫张岳,网名叫“一得老爹”,因为他教育出了张一得。儿子一岁的时候,张岳成了单亲爸爸,他辞去高管之职,卖房去了郊区。

但是,在张一得2021年3月5号自杀,他拿到了美国埃默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疫情,2020年应该去美国的他,结果在2021年春天才去的美国,但是很快,他自杀的消息传来。为什么?在一得离开之后,有媒体访问了他的父亲,观摩了张岳的朋友圈,他们发现,这个父亲发一百条朋友圈,百分之八十都是儿子的,他所有的内容都在教育儿子如何做一个优秀的人,有的读者看了这个父亲的朋友圈之后都在大喊压抑。

恰在这个时候,尘舞写了这个教育体裁。并且以一个教育工作者当仁不让的敏感和自觉意识在写,所以,我得说,对教育的反思催生了这部小说,对教育的反思造就了书中人物的叛逆和悲剧,这是一声悲怆的呐喊。

其次,正视少年内心的复杂性。

我曾经也写过一个短篇《路》,但我选择一个愤怒的学渣,而且是爆发性的愤怒,因为我要在短短一天平息他的愤怒,但是,真正的愤怒是持久的,甚至是合作的。世上从来没有快刀斩乱麻,有的是绵绵不绝的纠缠和拉扯。

陈琤作为一个“别人家的女儿”,一直非常优秀,但小说并没有从她的优秀上作文章,优秀只是这个小说的背景,也只是人物身上的一个特征,母女关系才是这个小说的真正的主题。母女间的相爱相杀,看得我触目惊心,为了教育女儿,假装逼她喝地上的牛奶,为了报复母亲,故意考不及格。为了追随喜欢的男孩,放弃母亲心心念念的大学,其实,这里面隐藏着一个爱的关系和爱的能力问题。就是做母亲的爱的能力,她因为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导致她表现方式很差劲。表现方式很差劲,她使爱变成负担。她的爱里包含着强势,包含对子女成功成才的预期,但这个爱里面是没有尊严的。一个意见往往被打压的孩子,她不能够接触自己内在的孩子,她不能够成为她自己的孩子,她日渐长大的过程当中,她往往遇到的问题就是从内在就不能接纳自己,有一个教育心理学家,耶鲁大学的詹姆斯 库马儿说,一个人如果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她才会有好的学习的能力,可是良心的人际关系的根源在哪里,取决于跟自己的关系,我们在教养的过程当中,突然发现,我们跟孩子的关系里面,让孩子跟他自己的关系变得很差劲,因为我们漠视了孩子内在的真正的感觉,内在真正的想法, 内在真正的需求,这里面的妈妈李玉芳和陈琤,母亲不仅没有引导孩子认识她自己,甚至在引导的过程中,已经让孩子学不会正常对话了。这里面母亲常用的套路就是“对你好,为你好”,命令、说教,用这些方法跟孩子做连结,彻底的功利主义先行,被同伴压力,陈琤的妈妈很特别吗。不,不特别。太普遍了。是常见的错,是时时刻刻,家家户户常犯的错,所以,她尤其格外让人触目惊心。也因此,女儿的反抗和挣扎也是时时血泪,刻刻艰辛。这个小说我觉得一个是作为教育工作者的经验,一个是作为母亲的思考。这是两者的结合,引发的作品。

第三,叙述上高妙的技艺运用

比如复调叙述,把李玉芳捉奸写成了复调,在李玉芳羞辱胡可之后,笔锋一转,让女儿跟着胡可,走到两人最坦诚的地方。这一过程写得非常艺术化。作者引用鲁迅文章的两个特点:一个是斗士,一个是看客。这个地方隐喻很深。学习,尤其是成绩好的孩子在面对这种丑陋不文明的事件,用这两个意象,使小说一下子扩大了内涵。第二处就在写父亲的死。这个也是复调叙述,把更改志愿与父亲的死结合起来写,在内部张力上达到了高潮。换句话说,即使小说不在一开头就把母女关系渲染得氛围诡异,就用这两个细节,这个母女关系也是无药可救了。而且,如果不直白地写,仅用这两个细节,母女关系的伤痕会更深,从皮肤触及到肉,进入了骨髓。

第四,自觉的担当意识。

说到担当意识,我觉得主要表现在对人物命运的把控,写冲突,容易;写故事,容易;写疾病也容易,但是如何让故事合理地开始,让人物合理地生长,让命运感如何透过文字达到深深的震憾,达到艺术的感染力,是非常难的。无论是陈琤这个人物,还是这个人物内在的双重人格,以及她经历那些矛盾的过程,需要作家去处理作品内部的逻辑性。我觉得尘舞完成得很好,一个80后的年轻的妈妈,在探讨母女关系的走向,在挖掘人物内心的隐痛,激烈,残酷,不手软,这一点,是文学对于生活和教育的直接贡献。

尘舞的小说,读起来,像摇滚,节奏明快,对我来说,是加速度的阅读。这跟她的生活有关。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为人民教师,为当红八零后女作家,尘舞的书写,是对自身生活的补充和反思。她的小说情节设置紧凑,很能满足当下读者的阅读要求,故事走向出人意料,挑战读者的想象力,同时,由于小说后半部用人物对话的方式使作品略有些概念化,打个比方,为了突出父亲的懦弱,凡写到父亲,必是怯弱,缺少层次性,比如一写到陈家林,就是从女儿的视觉写对他的同情。

但是,总而言之,这部小说像飘扬的旗帜,撕开亲情的湿软外衣,露出血淋淋的伤口,触动人的警醒和思考。

网站地图 pt电子游艺娱乐 199salong 葡京改单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申博官网注册 申博亚洲138 太阳城申博云顶娱乐
777彩票游戏平台登入 600w彩票网手机下注 万达彩票游戏登入 水果机破解
tt线上娱乐开户 2012年广州恒大亚冠 大华娱乐 www.jg0000.com
hg6942 hg5462 bd5577.com 229msc
XSB118.COM 519tt.com 777sbmsc.com 8TFS.COM 44sbsun.com
304sun.com 981XTD.COM S618G.COM 305SUN.COM 586sunbet.com
77sbib.com 222xsb.com 87XTD.COM S618D.COM 678jbs.com
8PJS.COM 8NDS.COM 585sunbet.com 205SUN.COM XSB7777.COM